捞“五条人”,也是捞独立的自己

来源标题:捞“五条人”,也是捞独立的自己

最近,“又得去捞五条人”成了微博热议的话题。作为《乐队的夏天2》中的宝藏乐队,五条人乐队登场就被淘汰,被观众投票复活后又第二次被淘汰,却丝毫不影响他们受到大众的热捧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“捞五条人”成了一种文化现象,成了综艺节目等文化产品工业流水线化的一种反讽,也击中了很多观众的内心:捞五条人,何尝不是去捞那个反叛独立的自己?

五条人像是天桥下公园门口的卖唱艺人,因此唤起很多人内心的怀乡情结。两位主唱仁科和阿茂的歌没有高级的编排,没有复杂的技巧,没有华丽的舞台,但那种烟火气却独一无二——这种毫不修饰的失真与混响放在别人的舞台上不行,但放在他们的舞台上却不会令人感到违和。

听五条人的音乐,或许会有“膈耳朵”般的某种不适,但这种不适并不是贬义的。就像音乐制作人张亚东说的,当下“写歌先问有没有模板”的人太多,因此复制出而非创作出太多口水歌曲,听多了这样的复制品,不可避免造成审美的退步。五条人在创作上的坚持,用主唱仁科的话说就是“宁愿土到掉渣,也不俗不可耐”,这可以说是对传统唱片工业生产方式的反叛,所以会有《城市找猪》这样看似非主流的作品,所以五条人作品的歌词中会充满天马行空的意象,却很难被标准化定义。

综艺节目的台本设定在挖空心思制造冲突,但五条人却是天然的事故制造者——他们可以在比赛现场临时更改歌曲,使得当时所有的伴奏、灯光、歌词播放等相关配套设施全部瘫痪,但被淘汰不重要,他们最担心的是节目制作导演会不会因此丢了工作?五条人身上那种随性松散的气质,抓住了摇滚精神的精髓,无意中与节目需要营造的综艺反差无缝契合的同时,也和选秀节目的竞争性背道而驰,却也因此成就了他们。

从竞技的角度讲,五条人注定是走不远的,他们很像《乐队的夏天》第一季中的九连真人方言乐队的设定,但却明显更有辨识度。大家发现,有别于九连真人的是,五条人展现出的“下里巴人”特质,是在大量的阅读和阅片中沉淀出来的,在不同文化之间因此产生了奇妙的流通性。这种流通性,在当下的文化语境中无疑是稀缺的,因而顺理成章地表现为“又得去捞五条人了”的大众呼声。当然,如果五条人不再回到《乐队的夏天》的舞台,也许更好,毕竟,不被条条框框束缚的小倔强,人人向往而不可得。

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  • 捞“五条人”,也是捞独立的自己
  • 线上展映+电视展映 观众云上看电影
  • 尼格买提聊“一夜长大”
  • 第七版《辞海》有哪些不同之处?
  • 电影短片交流周将启幕 “00后”导演崭露头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