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载笔耕不辍 英雄梦从未褪色

来源标题:40载笔耕不辍 英雄梦从未褪色

茅盾文学奖获得者、军旅作家徐贵祥完成的两部新作《英雄山·穿插》《英雄山·伏击》,近日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。徐贵祥书写英雄近40载,他的英雄情结从未褪色,这在国内文学界堪称“奇迹”。

直面信仰 常常夜不能寐

《穿插》《伏击》两部作品为姊妹篇,有独立完整的人物和故事,又前后呼应,互为补充,从“一正一反”“一明一暗”两个英雄人物的视角,共同谱写了一部壮阔的革命战争和信仰传奇。

“英雄山”系列再次彰显徐贵祥架构复杂战争主题的能力,故事横跨十余年,立体呈现了从长征到抗战末期中国革命战争的丰富内容。两部作品不仅有着精彩动人的故事情节,还有丰富的军事知识,凸显硬核的“军事实力”。

在《穿插》《伏击》中,跟随主人公凌云峰、易晓岚、楚大楚、蔺紫雨、蓝旗等人的视角,读者会了解很多前所未知的军事知识,比如红军、八路军、国民党军队的武器装备、军事训练、战略战术等等。在作品中,穿插战、游击战、攻坚战、伏击战、间谍战等专业军事战术,都在具体战例中得以直观呈现,让人在“枪林弹雨”中体会战场的惊心动魄和瞬息万变。而《穿插》和《伏击》除了在人物和情节上有关联性,还共有一个突出的主题,就是对信仰的正面拷问与探寻。徐贵祥说:“因为思如泉涌,我常常夜不能寐。”

寻找英雄 永远在路上

徐贵祥说,设计不同寻常的人物,放在不同寻常的时间段里,不同寻常的场域里,在“炉膛”里锤炼、提取、凝炼最本质的英雄特质,这就是他书写英雄的目标。

“我对英雄的寻找永远在路上。”徐贵祥说,他曾偶然看到一份资料,说的是在西安事变之前,国民党特务打入红军内部,欲阻挠红军高级代表与张学良、杨虎城联系,并执行刺杀我方高级将领的绝密任务。这个材料激发了徐贵祥延续多年的英雄梦,他始终在琢磨这个特务是什么人,有什么特点,有什么特殊的本领,如何完成任务,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样。而在内心不断推演的过程中,人物也实现了反转。于是,他的脑海里浮现出这个双重身份的人物:一个是国民党特务易晓岚,一个是八路军高级将领凌云峰,而这正是《英雄山》中的主人公。

“我不想让他完成刺杀任务,不希望他成为罪大恶极的特务,而是希望他内心的爱国情结、英雄情结被唤醒,实现反转。”徐贵祥说,是红军这支队伍的崇高信仰、理想感化了他。

写作过程是撕裂、痛苦的。徐贵祥说。在徐贵祥的人物设计中,易晓岚非常普通,他有些腼腆、柔弱,但是在战争环境中,他变成了身怀绝技的国民党特务,最后是红军队伍唤醒了他的良知。“这个变的过程,对我是个巨大挑战,我为此走过了一个S形的路线。”徐贵祥说,易晓岚从连长到团长到旅长,已经是红军高级将领,但他仍然是个隐蔽、潜藏的特务。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,他会陷入孤独的绝境,每次打仗前,他都会写一封遗书,想把真相告诉组织。

“我写他的矛盾、痛苦、悲壮,我觉得我就是他”,徐贵祥说。

前线写作 把每一篇当遗作写

徐贵祥的英雄梦从小做到大,那些文学作品、语文课本都为他的英雄梦进行着完美铺垫。

徐贵祥小时候看的很多故事都是抗战英雄,长大后,他遍地寻找杨靖宇、赵尚志、左权、范子侠等人的英雄故事。国民党抗战将领佟麟阁、赵登禹、张自忠等,让徐贵祥热血沸腾。张自忠将军留下遗书,气吞山河,“读他遗书那一刻,我对着天空仰望星星对话,觉得自己非常渺小。”

这些英雄情结延续到写作中,也该是上天注定。徐贵祥回忆说,他最敬重的语文课本里,有毛泽东、方志敏、叶挺这些英雄的名字,于是他入伍后,就开始拿起笔创作。无数次退稿之后,直到1983年,徐贵祥在《飞天》杂志发表了第一篇小说《消失在早晨》,那时,他是一个刚当排长的业余文学青年。

1984年7月,徐贵祥迎来人生中最关键的一次选择,他报名上了前线,“我写小说能写到今天,与这次选择有至关重要的关系。”“钢盔一戴,冲锋枪一背,感觉不一样。”徐贵祥在边境线上巡逻、侦察敌情、执行战斗任务,内心有过恐惧,他回忆说,当年在前线一个最大的梦想是,不仅要活下来,还要打一场胜仗;不仅要打一场胜仗,还要和美丽勇敢的女战友深入敌人内部打胜仗。“这个青春的梦想一直存活在我的脑海里,多年后在小说《英雄山》里实现了。”

在前线的一年中,徐贵祥利用战斗间隙写了6部中篇小说,“那支军用钢笔嗒嗒地敲响了桌子,就像奔腾马蹄一样在前进。”徐贵祥说,他之所以玩命写,是把每篇作品都当成最后一篇遗作来写。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碰到地雷,会失去生命。

下一部作品 对英雄浸入新思考

“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,让我对英雄有了新的认识”,徐贵祥说。

在徐贵祥看来,英雄往往在危难的时候,在面临苦难,在面临灾难的时候脱颖而出。“英雄的心胸一定是宽广的,一定是有大格局的,他们不是为一个人战斗,而是为一个民族、一个国家战斗。”徐贵祥认为,英雄不仅内心强大,而且能承受苦难,解救苦难。“比如这次疫情中的钟南山院士、李兰娟院士、陈薇院士等等,还有更多白衣天使,在前景不明、战况不明的情况下,他们敢于挺身而出,他们就是英雄”,徐贵祥说。

“中国人民在最危难的境地中,所表现出来的精神,就是英雄精神。我们是个英雄的民族。我会把对英雄新的思考浸入到下一部作品中”,徐贵祥说。

“我写作多年,但对于军事文学的探索,还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。”徐贵祥谦虚地表示,自己是个写作的匠人,还不能称为高级设计师。他认为,国内军事文学写作还没有出现更加真实化、人性化、艺术化的东西,还没有产生伟大的作品。正因为如此,他要做一个军事文学的坚守者,学到老,写到老,开心到老。

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  • 40载笔耕不辍 英雄梦从未褪色
  • 捞“五条人”,也是捞独立的自己
  • 线上展映+电视展映 观众云上看电影
  • 尼格买提聊“一夜长大”
  • 第七版《辞海》有哪些不同之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