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的姐姐”与中国式二胎的困境

“我的姐姐”与中国式二胎的困境

  近日,电影《我的姐姐》正在热映。影片中父母车祸身亡,留下成年的姐姐和年幼的弟弟,姐弟之间演绎了一场曲折动人的亲情大戏。围绕着父母生二胎是否该尊重子女意愿,姐姐是否必须抚养上大学之后才出生的弟弟,网友展开了激烈的争论。有人质问:姐姐当然该抚养弟弟,不养还算人吗。有人则捍卫女性自由:“为什么这么多女孩甘愿做‘扶弟魔’?为什么不跑?”

  成年姐姐该不该抚养未成年弟弟,这个问题似乎本不该成为问题。姐弟之间有着天然血脉联系,这种骨肉亲情,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极为珍视的,也因此才有“长兄为父,长姐为母”的老话。而法律上,答案同样很明确: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》第二十九条规定:“有负担能力的兄、姐,对于父母已经死亡或父母无力抚养的未成年的弟、妹,有抚养的义务。由兄、姐抚养长大的有负担能力的弟、妹,对于缺乏劳动能力又缺乏生活来源的兄、姐,有抚养的义务。”

  但是,道德和法律的约束,却回避了单身成年女性所面临的种种困境。就像《我的姐姐》中的女主角安然,父母死亡时,她刚开始工作,还正在备考研究生,虽然她继承了父母的房产,但是要她独自面对抚养弟弟长大的责任,恐怕还是太过艰难和沉重。因为,这几乎等于是过上一种未婚妈妈的生活,她的学业、工作、爱情,恐怕都将被这个年幼弟弟所拖累。然而,弟弟无依无靠,姐姐如果选择逃离,那么放弃自己这辈子最亲的人,自己的恐怕永远都无法摆脱良心的愧疚。

  毫无疑问,这是一个无比艰难的选择。有人说,这部电影反映的只是一个极端个案,但其实,电影是根据真实故事所改编,它所折射的,其实是中国式二胎的困境。

  近些年,在生育政策的放开大背景下,夫妻高龄却拼命抢生孩子,成为我们社会一道独特的景象。类似母亲生二胎,第一个子女已上中学甚至大学的新闻可谓比比皆是。在山东枣庄,甚至出现了这样一个家庭,67岁的高龄产妇,不顾成年子女的反对,坚持生下孩子,这个新闻一度冲上了热搜。

  当然,我们不应该苛责那些高龄抢生二胎的父母们,生育是每个人的权力,任何人包括子女都无权干涉。中国人传统中有一种多子多福的传统,在计划生育的年代,许多家庭的生育欲望被压制,在生育放开之后,那些尚未老去的夫妻,终于可以在有限的人生中,抓住最后的生育机会,他们又有什么罪过呢?

  但也不得不承认,高龄抢生二胎给家庭带来的冲击也是显而易见。一旦父母垂垂老矣,或者体弱多病,甚至不幸亡故,幼年子女谁来照护将成为难题。以山东那个67岁产妇生下的孩子为例,等到这个孩子上小学,父母都已是七八十岁的高龄,届时,两老加一小的照护,若是被迫由成年子女来承担,恐怕是他们不可承受之重。

  成年子女不仅缺乏照护年幼弟弟妹妹的能力,更重要的,他们也缺乏这样的意愿和动力。这不简单是因为他们的冷漠和绝情,而是因为,他们的成长与幼小的弟弟妹妹并无交集,没有长期的共同生活,加之年龄的悬殊,天然会形成一种代沟。没错,就是一种代沟,因为他们虽然属于同辈,但实际就是两代人。如此尴尬之下,亲情的淡漠和荒芜就是必然的。

  电影《我的姐姐》,是一部中国式二胎家庭的命运缩影。当父母过世后,你会心甘情愿抚养你上大学之后才出生的弟弟吗?这部电影并没有给出最终答案,而是留下一个开放式结尾,令人无限遐想。然而,在电影之外,我们无法回避的是,这种个体面对亲情的纠结与无奈,这种自由选择与家庭伦理、国家法律的冲突,已经在现实中上演。这无疑值得我们深思。

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  • “我的姐姐”与中国式二胎的困境
  • 汶川地震题材电影《一百零八》发布定档海报 还原真实事件催泪万人
  • 《我的姐姐》曝“踢皮球”版海报 领跑清明档刷新影史纪录
  • 《阳光劫匪》发布《团伙》MV “劫匪天团”联手大闹“五一档”
  • 《名侦探柯南:绯色的子弹》定档4月17日 全员集结超前来袭
  • 吉卜力大展将于7月举办,展厅面积比首展扩大近5倍
  • 英国演员保罗·里特因癌症去世 曾出演《哈利·波特》《切尔诺贝利》
  • 黄晓明正式加入星光文化,将引领国内新生代电影发展
  • 福布斯认证金·卡戴珊加入亿万富豪榜
  • 马思纯发文告别米佧:相遇不易,一万个舍不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