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的姐姐》当然不是在“倡导姐姐的牺牲”,它讲的是“放下”

  光听名字,也知道《我的姐姐》将具备多大的争议。

  看看它的官方介绍,影片讲述失去父母的姐姐在面对追求个人独立生活,还是抚养弟弟的问题上,展开的一段亲情故事。

  影片一开篇,安然(张子枫饰演)的父母车祸身亡,突然扔给她一个六岁的弟弟。讽刺的是,车里的家庭合照上只有弟弟和父母的合影,她需要拿出身份证来证明自己和死者的关系。一个小小的细节暗示了她和原生家庭的关系,她翻遍了家里的照片,都没有找到有自己的合影,却找到了一张泛黄的残疾证明。那是她小时候,父母一直想生个男孩,对外谎称安然有小儿麻痹症。

  镜头一转,所有人都要求她继续抚养这个堪称“陌生人”的弟弟。另一方面,在职场上,我们看到她因护士身份受到的职业歧视。本来她大学想学的是医学,却被父母强制改了志愿,才变成了护士。这也是她为什么一直执着于去北京读研究生,如果由她抚养弟弟,意味着她的梦想将再次成为泡影。

图片:官方海报

  这是整部影片的主线故事,在发展过程中,导演殷若昕又在其中加入了不同代际的选择、传统与现代的冲突、年轻人爱情与理想的碰撞等元素,两小时的电影,不算单调。引起争议的是故事片尾,安然终于为安子恒找到一个理想的领养家庭,却在对方要求签署一份“不再见面”的协议时,带走了弟弟。故事到这里便戛然而止,姐姐将如何抉择,我们不得而知。

  看了下网友评论,很多人将此归结为“倡导姐姐为弟弟牺牲”。我不这么认为,《我的姐姐》当然不是在倡导姐姐的牺牲,它是在讲“放下”。

  熟悉编剧游晓颖的人,会在《我的姐姐》里感受到她的前作《相爱相亲》的味道。那个故事中,乡下的妻子岳曾氏最终决定迁坟,迁坟前她泪影婆娑,抚着丈夫的骸骨说“我不要你了”。等了一辈子,临了了,在看到丈夫与另一个女人那么多的合影后,放下了心中的爱情执念。另一边,城里妻子的女儿也做出了让步,决定把母亲的骨灰带回乡下,待岳曾氏去世后,三人一起合葬。女儿放下的是“母亲是唯一合法的妻子”的执念。

图片:官方剧照

  与之类似,“姐姐”们需要放下的,也是执念。《我的姐姐》里的另一个“姐姐”——安然的姑妈,她为家庭奉献了一生,一开始也希望安然能和自己一样,好好抚养弟弟,骂安然找领养家庭“不要脸”。她最终也放下了,跟安然说“套娃不一定要装进同一个套子里”。表面上看,她是因为回想起年轻时去俄罗斯的日子,实际上更深层的原因可能是“姐姐无私奉献”这一信念的坍塌。姑妈一直以为自己的无私奉献换来了侄女还算好的童年生活,直到安然轻描淡写地说起小时候姑父偷看自己洗澡的事,她的表情满是错愕与震惊。

  “姐姐”安然需要放下的则是对父母的执念。片子里有场戏,安然一个人在父母的墓前喃喃自语,她考研也是想证明自己是优秀的。我们发现,原来她的梦想也没有那么纯粹。很大程度上,她沉溺在与原生家庭的关系中,它紧紧地绑着她,让她无论在职业,还是恋情中,都像一只长满了刺的刺猬。

  有意思的是,在《我的姐姐》中,我们又听到了“我不要你了”这句熟悉的台词。当姐姐得知弟弟主动找到领养人时,她拍打着弟弟,问他“是什么意思”时,弟弟哭着憋出一句“我不要你了”。发现了没有,不是姐姐的单向牺牲,弟弟也在尝试付出。所以,与其说片尾是“倡导姐姐的牺牲”,不如说在整个故事发展过程中,弟弟与姐姐的互动让她重新感受到亲密关系,融化她因父母而背上的厚厚的自我保护壳。

  当然,很多人会因此认为这太不独立女性了,但我想说的是,这也是现实生活中的情境之一。真实生活中人与人、人与生活的关系太复杂了。理论上说,我们可以轻飘飘地要求安然离开,要求她寻找自我、搞事业、搞钱,但无法绕开的一件事情是,姐姐和弟弟间确实存在一种天然血缘关系上的羁绊,他们之间有敌对、有冲突,但也有陪伴、有理解,而且“敌对”与“理解”往往是共生的。这时候,我们该如何要求姐姐?是像切木头一样要求两个人再无任何瓜葛吗?只有这一种可能吗?

图片:官方剧照

  显然,《我的姐姐》想展现的是这一点复杂性。姐姐读研的心可以很坚决,可以在地铁站弟弟上厕所时冒出一走了之的想法,但她也发现自己无法下狠心扔下弟弟。姐姐是想替弟弟找一个领养家庭,但她没有完全忘掉身为姐姐的责任,找领养家庭时面试了很多家,发现舅舅不靠谱立马拉着弟弟回家。她对父母想生男孩的事耿耿于怀,却似乎也对不知道父亲做过心脏手术的事心怀愧疚,那件父亲的皮衣就是姐姐对父亲念想的证明。还有她时不时想起的母亲温情的画面……

  在我看来,这恰恰是导演跟编剧没有将女性主义狭隘化,她们没有高高在上,评判、审视另一个女性的生活。

  不过,《我的姐姐》也有着明显的缺点。如果说弟弟在姐姐姨妈期时端姜水,识别到姐姐在地铁站想扔掉自己,说撒谎会变成象鼻子,还说自己以后会少吃点,这些都还有可能是真的。他先和姐姐沟通,确认姐姐很想去北京,再主动打电话给领养人,要求被领养,怎么看都不太可能是一个6岁小孩会做的事情。

  尽管理智上如此认为,但当弟弟说出“我不要你了”那句大人式的话语时,我的眼泪还是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。编剧实在是太精明了,她太知道哪里是观众的痒处,精准挠痒。而正是这一煽情情节的过于虚幻,令原本复杂的情感线大打折扣,伤害了人物,伤害了故事,被观众吐槽,不冤。

  说得差不多了,最后,我还是愿意给《我的姐姐》打到7分。因为我太喜欢那种真实的生活质感了。《相爱相亲》里,母亲去世后,女儿大半夜做辣椒酱,呛到流眼泪,辣椒酱是母亲留给她的味道。《我的姐姐》里,食物也充当了这种念想的功能,安然回忆母亲,记忆最深刻的是那裹着花椒粒的肉包子。我们也就明白了,为什么不知道爸爸妈妈去哪儿时,弟弟任性地跟姐姐要肉包子吃。

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  • 《我的姐姐》当然不是在“倡导姐姐的牺牲”,它讲的是“放下”
  • 幼儿医院曝光朱丹生二胎细节,周一围贴身陪伴做产后复查
  • 赵英俊患癌两年瞒母亲到去世,生前曾叮嘱薛之谦:告诉她我是车祸
  • 75岁侯耀华喜获终身成就奖,笑称不必再“努力”了
  • 黄奕约会52岁建筑师练双人瑜伽,男方爆汗直言心乱了
  • 《常回家看看》陈红曝近况,化浓妆刘海像假发,戴玉镯显优雅
  • EXO成员第六位,边伯贤将于5月6日生日当天入伍
  • 陈婷晒全家福庆张艺谋71岁大寿!三儿女更像爸爸
  • 孙莉罕晒妈妈近照为其庆生,母女俩好像
  • 46岁日本国民主持结婚!娶小10岁女神级主播,上百艺人送祝福